财经 2022-11-30 15:51:19 作者:四季    浏览:14    

本报记者 郝亚娟 张荣旺 上海、北京报道

近日,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债登”)和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清所”)相继发布了2022年10月债券托管数据。截至2022年10月末,中债登、上清所托管量合计126.91万亿元,环比增加3615亿元;增量环比大幅少增11851亿元。

同时,10月债券市场杠杆率有所下降。中泰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周岳指出,根据银行间市场质押式回购成交量数据估算,预计10月末债市杠杆率为107%,较9月末减少1.11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1月22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以下简称“国常会”)时,提到“适时适度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机构普遍预计,国常会选择在当下时点释放降准信号,也是为了稳定债券市场的预期。结合以往经验看,央行降准近期概率有所加大。这也意味着,随着稳增长政策继续加码,债券市场也将随之企稳,机构赎回压力有望减轻,债券市场仍然具备长期的配置价值。

金融机构主动降杠杆

中债登和上清所发布的数据显示,10月债券总托管数量继续增加,但环比增量下降。

谈到背后原因,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10月债券总托管数量环比较上个月放缓,可能受两方面因素影响:一方面10月债券发行量有所下降,除了地方政府债、中票发行等品种外,国债、同业存单、金融债发行较9月明显放缓;另一方面,不排除受10月下旬市场利率抬升影响,金融机构主动调降杠杆。

“今年来看,我国债券市场总的发行量保持稳定,但发行结构分化明显。10月份,各类债券托管规模也出现结构性分化。具体来看,中债登托管数据方面,国债、政策性银行债的托管量增量均出现回落,地方政府债的托管量增量明显提升。10月份地方政府债托管量环比增量2860亿元,增量提升了3661亿元。上清所托管数据方面,同业存单托管规模环比增量下降了3885亿元。”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邱亦霖如是说。

分机构来看,广义基金(指为了某种目的而设立的具有一定数量的资金,主要包括信托投资基金、公积金、保险基金、退休基金、各种基金会的基金)被动减持同业存单,交易情绪继续降温,表现为国债转为减持,对政金债的托管量增量降幅较大;商业银行增持利率债3994亿元,增持信用债654亿元,减持同业存单1607亿元。

国泰君安研报指出:“资金市场全面遇冷,机构杠杆降至历史低位。券商和广义基金资金净融入金额与主要融出方资金净融出额皆大幅下行,银行间债市杠杆率仍继续下行,且已处于2021年5月以来最低位。”

那么,债市杠杆率为何下降?一方面,“在疫情扰动下,政府部门持续加大稳经济政策力度,但经济复苏基础并不牢固,恢复程度总体偏弱。从10月份金融数据看,新增信贷、社融均不及预期,也使得宏观杠杆率环比出现下行。债券市场杠杆率主要取决于债券托管量以及质押式回购余额,10月份质押式回购余额较上月环比下降,也导致了债券市场杠杆率下降。”邱亦霖对记者分析。

另一方面,债券价格下跌亦影响到机构配置行为。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高级分析师于丽峰指出,10月资金利率小幅上行并逐渐向政策利率靠拢,同时债券市场利率整体下行,杠杆套息空间收窄;另外,市场担心资金利率进一步上行带动债券利率同步走高,导致债券价格下跌,因此通过降低杠杆率来控制风险敞口。

部分债券品种具“性价比”

在债市调整背景下,市场普遍关注债券市场是否具备配置价值。

于丽峰表示,11月以来,债市出现剧烈调整,债券投资回撤较大,部分发行时间较短的理财产品“破净”,部分固收类资产产品净值下跌,叠加地产支持政策力度加大和防疫政策优化推动下的市场风险偏好上行,债券产品赎回压力增加,且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产品赎回-被动卖出-净值下跌-更多赎回”的负反馈循环。但伴随着市场的调整,部分债券品种已跌出一定“性价比”。

具体在影响逻辑上,周茂华分析,债券市场调整对机构资产组合估值、经营业绩产生影响,如果债券市场形成负反馈,也有可能加剧市场波动。

据中金公司估算,11月中旬以来,理财破净率从4.0%上升至7.8%。赎回压力下,理财出售债券、同业存单和基金,11月14日~18日理财净减持现券1072亿元,公募基金净减持债券3010亿元。

从机构来看,于丽峰进一步分析,以银行、保险为代表的配置盘和以银行理财等资管产品为代表的交易盘是债券市场上两类典型的投资者。在配置盘方面,伴随着近年来的非标压降,银行、保险的债券投资需求有所上升,但风险偏好较低,更加偏好利率债和高评级信用债;在交易盘方面,今年是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后的首年,理财产品全面实行净值化管理,风险偏好有所下行,为防范净值大幅波动,机构更偏好高评级、短久期资产。

邱亦霖坦言,债券市场短期内仍然存在调整的压力,但相对其他市场波动有限。她分析,近期,国内宏观经济政策释放积极信号,经济增长预期以及市场流动性的变化都导致了债券市场的调整。宏观经济复苏态势、利率中枢的变动仍然会影响债券收益率变动。在经济预期回暖的前提下,风险偏好的回升也可能会出现股债“跷跷板”效应,但随着收益率的调整,债券资产的吸引力依然存在,债券市场仍然具备长期的配置价值与交易价值。

11月22日,国常会提出“适时适度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中信证券明明团队认为,尽管本轮债市调整主要来自于基本面、政策面、资金面的利空合力,但流动性趋紧是主要诱因,为此央行多次放量逆回购以对冲资金收紧压力,单日投放量最高达到1720亿元,而资金利率也出现了企稳回落的迹象,当下债市调整尚未完全结束,国常会选择在当下时点释放降准信号,也是为了稳定债券市场的预期。

在中证鹏元研发部研究员李席丰看来,债市调整使得机构投资债券时更加关注债券的流动性,并将现金、利率债、存单等高流动性资产保持在合适比例,以应对市场波动加大时可能发生的巨额赎回,另外也会考虑增配成本计价的债券资产,来降低组合对利率波动的敏感性。本轮机构风险偏好变化主要来自于疫情防控和地产政策的优化,而机构抛售引发债市的调整,不过政策优化下疫情和地产投资仍然偏弱的概率较大,加上近期释放的降准信号,债市在超调后有更多配置机会,机构风险偏好可能会有修复。

“未来,伴随着资产配置、长期投资等投资理念普及,部分投资者对于净值波动接受度将提高,银行理财等资管产品的风险偏好和债券配置将呈现更多差异化,对于不同类型债券的需求也将增加。”于丽峰告诉记者。

(编辑:夏欣 校对:颜京宁)

 
打赏